當前位置:
青海快三
發布時間:2020/11/18 閱覽次數:2600 來源:《綠色泾縣》
0

  春風拂柳綠、桃李下成蹊。2005年初夏,李友春老師因病去世了,她把一身奉獻給了鄉村教育事業。她那春天般的關愛和動人的音容,镌刻在學生的腦海中,她像一支紅燭燃燒自己,照亮了別人。

  在家庭她是一位賢妻良母

  一九六四年夏,李友春十九歲,剛結婚。領導批了他們半個月婚假,誰知第三天,組織上就抽調丈夫下鄉搞“四清”。李友春一人留在家中,不但沒有怨言,還勸導丈夫要以事業爲重,說“只要兩情相悅,豈在朝朝暮暮。”溫馨的話語,讓丈夫忐忑的心平靜下來,打起背包走向新的工作崗位。

  李友春懷大女兒胡燕的時候,正處在“文革”非常時期,榔橋中心小學的“造反派”以執行“資産階級反動路線”爲名,將丈夫楸鬥,關進了“牛棚”,度過了受折磨的四十多個日日夜夜。臨産期已逼近,可丈夫卻不能爲她分擔家務雜活,不能照料她的飲食起居。李友春還要忍受著“批鬥對象的家屬”等種種汙言穢語。拖著沈重軀體,她每天往返二十裏去白華毛庵小學教書。她頑強地挺過那段風雨,用樂觀心態支持丈夫清清白白地走出“牛棚”,回到人民的懷抱之中。

  李友春生活上照顧丈夫,工作上支持丈夫,是患難與共的好伴侶。更是含辛茹苦,培養了三個孩子成長進步的好母親。三十多年前她當民辦教師月工資僅5元,後來逐年增加到20多元,丈夫月工資也只有50元,每月還要給嶽父母生活費10元,這樣微薄收入要維持五口之家的生計,談何容易!李友春利用節假日,參加生産勞動,做工分來補貼家庭,憑著勤勞節儉的本色和特有的治家本領,把一家人生活安排的妥妥貼貼,大人、小孩都得以溫飽。爲了孩子的衣著,在昏暗的燈光下縫補,熬過多少個夜晚。爲了一家人吃得飽一些、好一些,她總是下班後摸黑種菜,以菜代糧,又不知咽下了多少辛酸與苦澀!她不僅用乳汁喂養了嗷嗷待哺的三個孩子,更爲他們的健康成長付出了汗水和心血。

  在學校,她是一位優秀的人民教師

  在學校,李老師是呵護學生的慈愛母親!她熱愛教育,忠誠黨的教育事業,用行動實現了把畢生精力獻給教育事業的願望。縣、鄉領導曾兩次調她到鄉鎮工作,而李老師卻甘當“臭老九”,婉言謝絕領導的好意。李老師曾經在三個不同地方創辦民辦小學班,第一次是六十年代,她還是個十幾歲的小姑娘,出于同情貧困山區孩子失學的痛苦,獨自去北貢偏僻的小山村——爛沖創辦民辦小學。第二次是“文革”初,她從南師回到白華的小山沖創辦毛庵民辦小學。第三次是七十年代她回到家鄉雲嶺創辦光明小學,當時雲嶺公社光明小學在“文革時期”停辦了,六個生産隊的學齡兒童都辍學了,爲了讓這些孩子複課,沒有教育經費,她就自己買粉筆、買油漆,自己漆黑板。校址被大隊占用,她就想方設法,借了一間老碾房做教室,動員所有適齡兒童全部上學。由于她付出了極大的熱情和辛勞,使光明小學從無到有,由原來的兩個班,發展到一至五年級六個班的完全小學。

  爲鞏固發展光明小學,1987年暑假,別的老師在家休息,她卻不顧體弱多病,冒著三十九度的酷熱高溫,參加學校基建勞動,從搬運建材到上山選砍木材,什麽苦累的活,她都帶頭幹。僅這次修建,爲學校節省了四千多元維修費。當年這可是一筆可觀資金呀!這一年,由于勞累過度、休息時間少,高溫受熱,李老師得了耳鳴症,誰知這就是癌症的信號。

  八十年代初,學校有七位教師,其中六位民辦教師。爲減輕民師的教學負擔,好讓他們有時間參加田間勞動,李老師就校長、班主任、科任教師一肩挑。爲培養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,學校無音樂老師,她不顧自己患有咽喉炎,將班級合並起來,自己全程教唱。李老師非常關心學生的學習及生活困難,任三年級班主任時,得知班上有五名孩子家庭生活困難,就慷慨解囊給他們墊付學雜費,後來又爲了這五個孩子爭取到特殊免費照顧。任校長期間,全校家庭困難學生都減免學雜費,特殊困難的還免收書本費。李老師真正做到了“不讓一個學生因欠學費而辍學”。有的孩子在寒冬衣著不能禦寒,李老師從家裏帶來衣帽鞋子給他們穿上,還爲他們備了火爐輪流取暖。室外大雪紛飛,室內卻暖如陽春,學生的心中更是被暖流激蕩著,內心感激這位慈母般的好老師。

  李老師愛學生勝過自己的孩子。曾記得她班上有個姓馬的學生患了中耳炎,家中無錢治療,耳朵爛得臭氣難聞,同學們都不願接近他。他的情緒很低落,一度學習成績下降。李老師發現後,二話沒說自己掏錢送他上醫院治療,他的病好了,內心十分感激,從此加倍努力,用優秀的成績來報答老師的關懷。有一次學生患感冒頭痛、發熱,她女兒也同時生病,而李老師先背學生上醫院看醫生,又背送回家後,才去照顧的自己女兒。諸如此類不勝枚舉。

  李老師生長在新四軍軍部所在地,聽過新四軍老戰士、毛主席親自接見的老區代表張媽媽講的故事,被他們的英雄事迹深深感動著。她自參加工作後,都是忘我工作。記得那年她患胸膜炎,雲嶺醫院建議住院治療,而她只記得學生的學習,不顧自己的疼痛,堅持不住院,早晚到醫院打針輸液,白天堅持到校上課。農忙時,別的教師請假做農活,她還帶著病痛,代他們上課。直到高燒四十度,不能起床,才被一位洪姓家長,派車送往泾縣醫院。病情剛好轉,醫生建議休假三個月,可她不到一星期就到學校准備開學工作。雲嶺醫院院長、縣教委主任、鄉分管書記等領導及同事、家長見她身體虛弱,沒有複原,勸她休假,李老師笑著對他們說:“謝謝你們的關心,目前我還能堅持,不需要請假。”當肺癌發病時,她還在給二年級學生上課。

  她不僅對工作認真負責,還具有無私無畏精神,工作上敢抓、敢管。“文革”時期,其它學校都停課鬧“革命”,而她仍堅守學校給學生上課。在那“讀書無用論”時期,其他教師都不敢管學生,而她從不放松對學生的教育。有年端午節,一個姓李的學生把粽子吃了一口,剩下的甩在地上。李老師發覺後找他談話,進行愛惜糧食的教育,可這個學生爲反“師道尊嚴”准備跳水庫。李老師及時發覺,把他送回家,交給家長共同教育。

  正如悼詞所說:“李友春同志,擔任光明小學校長期間,以身作則,管理有方,她善于調動教師工作積極性,又是一位實幹家,在她帶領下,全校師生奮力拼搏,使光明小學在曆年的教學質量測評中,在本鎮都居于上遊,她完全算得上是一位稱職的,有作爲的校長。”

  在當地,她是全村有名的孝女

  李友春從小孝順父母。村上老人說,1959年糧食過關每人每天定量3至4兩米。爲讓父母吃飽,她一個十二、三歲的小姑娘,勇敢地和男勞力一起上山挖蕨根,使全家五口人闖過了糧食關。

  李友春平時對父母百般孝順,從不跟他們頂嘴,只要有好吃的東西,哪怕很少的一點,都要送給他們吃。在那物資緊張時期,有錢也難買到。當時殺一只老母雞吃,就是最好的補品了。記得七十年代末,有一次李友春殺了兩只老母雞,做好後請父母來吃,他倆硬要留給小孩吃,後來沒有辦法,將他倆鎖在房間裏,不吃完就不讓出來。

  父母生病期間,李友春真正盡到了孝心,哪怕工作再忙,一日三餐送飯,洗衣服,給母親洗頭洗腳、洗澡,長一年之久,父母兩人近兩年。母親去世後,由于悲哀,她從胖子變成一個骨頭撐撐的瘦子。逢年過節,她風雨無阻都要去上墳祭掃,有時工作忙白天無時間,晚上也要去上墳,所以全村人都稱她爲孝女。對婆家的祖先,也同樣盡孝,她步行幾十裏到婆婆、公公、老爹、奶奶墳上,挂錢、燒紙,這是一般媳婦很難做到的。

  在社會上,她又是一位樂于助人樂于奉獻的人

  學校無教師宿舍,李友春全家住在南堡村崗上李自然村,村裏鄰居發生糾紛,家庭發生爭吵、打架,她都主動去調解,耐心細致地做思想工作。有一次夫妻打架,她去勸解,卻不小心被石頭砸傷了腿,腫起一個大包,痛了好幾天。村上有兩戶困難家庭,口糧不夠吃,她就主動借給他們,自己家糧食不夠吃,就用瓜菜來補充。村裏有人家春耕時無錢買化肥,她就想方設法找人幫他們到銀行貸款。有人稱她爲“義務調解員”“義務扶貧員”,真是名副其實。記得那年受災,糧食減産,教師的口糧不夠吃,她到鄉裏要回銷糧讓給缺糧食的教師。

  在黨內、她是一位名副其實的共産黨員

  李友春從一九七二年八月一日加入中國共産黨起,堅決執行黨章,用黨員標准嚴格要求自己,積極履行黨員和權利和義務。在思想上、工作上、行動上,處處發揮一個黨員的先鋒模範作用。由于她處處能起到表率作用,學校工作、教學成績突出,多次被雲嶺鄉黨委、政府評爲優秀黨員、優秀教師,還被推選爲泾縣第六屆黨代會代表。

  李老師所教的上千學生中有工人、農民(技術員)、經理、公務員(其中有鄉、鎮長、局長)、中小學教師、校長、醫生、護士,有解放軍戰士(有位轉業擔任縣人武部副部長),還有碩士研究生,他們都沒辜負老師的希望,工作學習十分出色,並取得可喜的成績。

  家裏也一切都好,兩個女兒、女婿進城工作。大女兒在泾縣二中任教,大女婿在縣稅務局工作;二女兒在縣經濟開發區當工人,二女婿在縣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工作;兒子兒媳大學畢業後被浙江淳安縣招去當醫生,現轉廣德縣中醫院內科工作。大外孫女在泾縣中學上高二,明年考大學。小外孫女已上泾縣一小四年級了,學習成績很好,2012年參加宣城市少兒乒乓球比賽獲得三等獎、全縣中、小學秋季乒乓球比賽獲得小學女子乙組第二名。孫女五歲了,在安慶上幼兒園,會跳舞唱歌,還會用手機照相機拍照。三個小孩聰明、活潑、可愛!子女們都能繼承她的遺志,努力做好本職工作,爲人民群衆服務,做社會有用的人。

版權聲明>>

1.泾縣新聞網所刊登的所有稿件、圖片和視頻,未經本網允許,不得轉載使用。獲授權轉載時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,並須注明來源,如泾縣新聞網。

2.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得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 与本网联系,联系电话:0563-5093300。

最新視頻